员工随笔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大经风采 > 员工随笔

“海葵”来袭——我的抗台日记

发布时间:2012-08-08 点击人数:2934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      
2012871415左右:

宁波火车站,风雨夹杂,时紧时慢。收音机里、手机信息里、电视里、行人的交谈里……到处都是台风“海葵”即将登陆浙江的讯息。从投标现场出来,就一直担心买不到回去的火车票。车站里人很多,大多是行色匆匆。车站的广播里频繁地播送着由于台风原因导致列车误点的讯息。直到检完票,坐上车了,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   
2012年8月71607左右:

动车终于到站了!原本最多45分钟的车程,这次误点了20多分钟。途中,领导又打来了电话,通知开会,布置抗台工作。一到站,便直奔办公室……报到开会,明确抗台部署,领取值班物资,重新检查现场情况,了解台风路径……基本是老套路了,所以大家都是熟门熟路。

2012年8月72020左右:

跑去家里换了身衣服,和亲戚、朋友通了几个电话,家里简单安排了下,准备回办公室值班。楼道里的风灌进来,声音跟鬼哭声一样,电梯的门已经关不拢了,只好走楼梯。楼下车子旁边一根手指粗的电缆已经断了,在风雨里抽动着;街对面店铺上的广告被风撕扯得哗啦哗啦乱响。楼下的红绿灯路口附近有积水,大约半个车轮深,远处水情不明,犹豫了一下,掉头更换路线。一路上残枝败叶四处飞洒。雨不是很大,但很密,风向很乱。

2012年8月72210左右:

窗外的风一会大一会小,风大的时候只看到办公室对面街道上的路灯杆摇晃得厉害,一些小树已经随风倾斜了。突然,隔壁房间的天花板掉下来一大块,引起同事们一阵小骚动。搬东西、收拾清理、铺防雨布……以防万一,其余几个办公室也都把东西重新检查归置了一下,再用防雨布遮蔽好。大家把手电、雨衣、雨靴等用具也重新检查了下……平静下来后,继续看网络上的台风路径和相关讯息。期间,手机上不断收到各处发来的台风预警信息。

2012年8月72315左右:

和领导一起到地下室检查,各出入口处均无严重的积水现象,最担心的汽车坡道处也还是状况良好。搬开集水井盖子检查了下,未到自动开启水位,手动开启了排水泵,排了些积水出去后打回自动档。外墙一块十几平方大小的广告布破损得厉害,用力撕扯下来,处理掉。这时候,同事电话打来说北面的卷帘门出问题了……赶紧跑去查看,果然在风里嘶叫着、挥舞着!小心地靠上去检查了下,电机尚可运行,主要是卷帘门的卡槽坏掉了。简单商量了一下后,叫几个同事按住卷帘,另外一个同事用一根长杆子顶住卡槽破损处,我开动电机,慢慢回收卷帘。摩擦很大,噪音很刺耳,开开停停、进进退退了好几次,终于把卷帘安全收回。附近的一个大的百叶出风口被风扯掉了,赶紧搬进房间里,然后在风腔口拉上警戒线。绕到南面,检查了下卷帘门,把附近的防火卷帘也放下来以减少风口处的吸力……回到办公室,脱了雨衣,身上湿湿的、粘粘的……雨水夹杂着汗水……

2012年8月80208左右:

网上信息显示台风逼近三门湾了,风力14级,移动速度20公里/小时。窗外风雨交加,一阵比一阵猛烈!场馆四周有不少树木被完全刮倒了。时不时有雨泼到走廊上、窗台上……窗户玻璃被风吹得哗哗作响。坐在办公室里,能很明显地感受到风用力推挤门窗、墙壁的力量。

2012年8月80236左右:

风和雨明显猛了很多。突然,一阵狂风过来,嘈杂里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。我和小金赶忙跑去场馆内查看,发现西边的一道玻璃门已经粉碎了,玻璃渣子跟着风跑,满地打滚。这种玻璃门很厚很结实的,并且之前已经上锁了,现在生生地破了,不免让我们都吃了一惊,挺意外的!我们迅速检查了下附近内道的门并锁好,然后一起把场馆巡查了一遍,找到了几处渗漏点,问题不大。但是当我们重点检查外圈玻璃门时,当时的情况让我们倒抽一口冷气。
    2012年8月80258左右:

我和小金匆匆跑回办公室,向领导汇报。场馆二楼有好几扇玻璃门,绑固点处的把手节点在强风的反复撕扯下,已经强烈变形,有的甚至还开裂了,另外几扇的绑固点也松脱了,稀哗作响,随时可能会破裂。领导听了汇报也吃了一惊,这个情况确实比较突然。之前只是怕被水淹,给提前安排检修了排水系统,并购买了编织袋、铁锹等防洪应急用具,没考虑到会有这种突发情况。这个时间去买捆绑的材料也来不及了,于是大家商量了下,决定就地取材,临时加固。我们几个翻箱倒柜找来几卷电线、几圈铁丝、十几把钢丝锁。

2012年8月80307左右:

风雨是越来越狂暴了,肆无忌惮,劈头盖脸地扫过来!一到二楼的露天平台,我的安全帽就被吹跑了,一路追去好远,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捡回来……我们几个赶紧着手从外围对所有的玻璃门进行加固。不知道是否因为场馆的椭圆形轮廓对气流有影响,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,就感觉风向很乱,好像被无数双无形的大手使劲地推来搡去,前后左右,来来去去地……于是,我们走路的姿势就很奇怪,弯腰、缩颈、低头,一会儿前倾几十度,一会儿后仰几十度,一会儿又趔趔趄趄地左右走“Z”字形路线。必须努力把重心放低,不然就找不到平衡,好几次我都感觉要飞起来一样……风大雨也凶!一抬头,眼睛就看不清了。迎风的时候,就感觉呼吸困难……

2012880330左右:

站在玻璃门外绑扎加固的时候,风从门缝里吸进抽出,“呜——呜——”、“呼——呼——”、“嘘——嘘——”、“嘶——嘶——”、“唰——唰——"、“吼——吼——”……声音诡异,调门一会儿高一会儿低,毫无规律,听着让人毛骨悚然。就好像里面关着几头巨大的怪兽,横冲直撞,嘶吼呼喘。我们几个必须要全力拉住把手,用身体使劲顶住门,才能进行绑扎。当时我很担心一个事情,就是怕门轴吃不住风力,整扇门会被整体吹跑。所以简单商量了一下,我们绑扎完一扇门后,一齐用后背顶着门,慢慢移到门边,用最快的速度走开,并且避免出现在门的正前方,防止门被风吹飞出来伤及我们自身。

2012年8月80357左右:

在二楼加固了9扇门后,我们手头的钢丝锁、铁丝、电线等绑扎材料都用完了。没办法,只能跑到楼下去找材料。一楼的风速明显比二楼要低,我们也好喘口气,缓一缓。在场馆内进进出出找材料,在一楼围廊转了几圈后,原先湿透的裤子,已经被大风吹干了。这时候,领导也赶过来了,也帮着一起想办法、找材料、四处巡查……然后又回到二楼露天平台,继续……虽然是穿着雨衣,但一眨眼工夫又湿透了……

2012年8月80500左右:

终于把二楼、一楼的所有玻璃门都加固完了,我们几个已经是腰酸腿软、饥肠辘辘了。回到办公室里,一屁股坐椅子上,抓起饼干就往嘴巴里塞……正在网络上查看台风动态的时候,突然眼前一黑,断电了!黑暗里,有人骂娘了!呵呵,正常反应么,大家也跟着骂!电脑可以不用,电灯可以不亮,但是水泵是绝对不可以不转的!水泵一停,地下室的所有贵重设备——包括配电房,都可能完蛋!于是骂归骂,还是起身穿雨衣,踉踉跄跄地跑去地下室配电房检查……

2012年8月80530左右:

终于再次回到了办公室里。刚才断电的原因是地下室的联络柜自动跳闸了,排查后重新合闸,电力供应恢复!外面的风雨似乎也缓和了不少。这下子,我们几个实在是撑不住了,趴桌子上,头一歪就睡过去了……

2012年8月80730左右:

被办公室门口的说话声吵醒了。一看窗外,雨不大,风也很小了。另外,领导还安排早餐来了!虽然脑子还是迷迷糊糊的,但是早餐很给力哦!风卷残云之后,清醒了很多。于是,开始现场核损、交接工作……这一晚上的大风大雨啊,损失不少哦!损失清单列了长长一串……

2012年8月81030左右:

迅速回家,赶紧洗澡,倒头就睡!梦里,风轻云淡……

以上就是我的超真实版“海葵之夜”!第一次与台风这么亲密接触,而且是“全程实战无替身”。